元宇宙之钥_元宇宙门户网站

兵临城下:币安能否经受住极限压力考验?

元宇宙之钥

第三方审计 Mazars 退出,FTX 阴谋论迭起,币安能否打破质疑、自证清白?

 

撰文:Kean,Foresight News

编译:Peng SUN,Foresight News

 

自从 FTX 倒闭后,目前舆论的风向标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向公众公布储备金证明。法国会计师事务所玛泽(Mazars)是为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CEX)发布评估报告的最大审计公司之一,Binance 之前宣布了其由玛泽公司审计的储备金评估报告。现在,该审计公司宣布将停止与所有加密货币客户的合作,包括 Binance、Crypto.Com 和 KuCoin,并删除为加密货币交易所托管储备金证明工作的网站。12 月 16 日,Binance 发言人也证实,玛泽停止了它们与所有加密货币公司的合作,并将撤除所有发出的证明。

 

何一试图救火

 

针对审计事件,Binance 联合创始人何一在聊天群里用中文予以回应。其实,之前 CZ 已经说过:欢迎大家取出自己的加密资产,来测试 Binance 的抗压能力。何一在这里还强调,每个交易所和交易平台都应该发起加密货币提现挑战,直到所有用户完全提现,如果用户不能提取加密货币,这些交易所就应该被淘汰,我们可以看到谁在挪用资金。何一还表示,Binance 不会触碰用户资产,也不会与用户交易,Binance 不会向用户抵押贷款。从 2018 年到现在,Binance 投资的项目市值已经非常高。因此,如果 Binance 需要钱,它可以直接使用之前的投资收入。何一还说,玛泽没有与 Binance 合作,因为审计公司觉得太难了,压力太大而无法承担责任,而且薪酬也不值得它们这样做。她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她说,解决办法是 Binance 会立即先对链上市值高的加密资产进行验证,用户可以自己去查。人们质疑为什么这么慢,而且目前 Binance 的链上验证仍未完成。何一的回答是,因为它们的加密资产量很大。

 

因此,留给我们的是两个关键问题:第一,审计公司退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第二,Binance 的验证速度慢,真的是因加密资产量的原因吗?

 

 

CZ 的采访引发提现潮

 

Binance 首席执行官 CZ 接受了美国媒体 CNBC 的独家采访,其目的是为了稳住他们的用户,但他的采访在 Binance 用户中引起了恐慌。

 

CNBC 主持人问 CZ,他声称任何提款行为都不会影响 Binance,那么他如何确保用户在 Binance 的资产安全?

 

CZ 说,当用户存入比特币时,Binance 会将这一资产转移到冷钱包中,当然也会有一部分保存在热钱包中。他首先解释了 Binance 处理用户资产的态度和方法:

 

「人们可以提出他们在 Binance 上的全部资产,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出现问题。因此,如果所有用户提现所有资产,我们也不会有事。对传统金融人士而言,这是非常不同的理解,因为银行是靠部分储备金运行的,而传统的监管机构中的许多人可能认为加密企业靠部分储备金运行是可以的。这是不对的,在加密行业中,没有中央银行在流动性崩溃时印钱来拯救银行。所以,加密企业必须一比一地持有用户资产,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就是这样。」

 

这次讨论的背景是,有些人认为 FTX 可能在破产清算期间从 Binance 收回 21 亿美元的投资利润。

 

CZ:「我们希望(自己)是公开透明的;我们希望为可靠性和稳固性设立黄金标准。」

 

CNBC 主持人 Rebecca Quick:「如果有人向你索回 21 亿美元,你能接受吗?你(币安)会没事吗?你还能承受得住吗?」

 

CZ:「我们在财务上没有问题。」

 

Rebecca Quick:「包括你可以放弃 21 亿美元吗?如果有人来收回这笔钱,你还会没事吗?」

 

CZ:「我们会让律师来处理,我们的财务状况很好,但审计并不能揭示每一个问题。」

 

Rebecca Quick 打断道:「CZ,你可以让四大审计公司说(你们的财务状况没问题),如果你说他们中有人不想与你合作,这就带来了新的问题:是不是因为你没有有效的文件和数据,能让他们放心地签字并给予种认可?」

 

CZ: 「实际上,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如何审计加密货币交易所;他们习惯于审计一家传统公司。」

 

主持人 Rebecca Quick 在这次谈话结束时显得很不屑。在这一段中,CZ 表示加密货币交易所是新事物,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审计,这听起来很合理。然而,在美国有一家 CEX,即 Coinbase,它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对它进行审计。

 

 

CNBC 主持人 Joe Kernen:「Coinbase 有一个四大审计。」

 

CZ:「实际上,我不参考 Coinbase。我们不会参考 Coinbase。」

 

主持人还告诉 CZ,SBF 也保证不在其项目中使用客户的资产。在这种极端情况下,每个人都被推回了问题的根本:给我看钱。似乎没有其他办法来证明客户的资产没有被转移。因为 FTX 事件,任何动静都会让大家质疑 CEX,这是令人遗憾的,但非常合理。既然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在破坏规则,而且与用户的资产密切相关,那么 Binance 作为行业巨头,必须成为最遵守规则的。

 

Binance 钱包缩水

 

数据分析平台 Nansen 在 12 月 17 日发推称,链上钱包数据显示,Binance 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在一个月内减少了 150 亿美元。数据显示,11 月 8 日,Binance 账户有 695 亿美元。与 FTX 事件的时间线相比较:CZ 在 11 月 6 日发布了 Binance 将卖出 FTT 的消息,所以数据中显示的 695 亿是在 CZ 发推之后。截至 12 月 29 日,这一数字约为 535 亿美元。

 

 

Michael Burry 质疑 Binance

 

Michael Burry(他预测了 2008 年的次贷危机)是 2015 年的电影《大空头》(The Big Short)的主角原型。他在 Twitter 上直接回应了 CEX 储备金的问题。他说,在 2005 年,他开始使用一种新的信用违约交换。当时,他公司的审计师边工作边学习,因为这是一个新事物。他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并觉得 FTX、Binance 和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大家都在边干边学,所以他认为 FTX 和 Binance 的审计结果毫无意义。

 

 

以下是著名风险投资家 Kevin O’Leary 在 FTX 听证会上的讲话。Kevin 是一位非常成功的风险投资家,也是美国电视上的名人。他参加了美国电视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他现在被讨论的原因是,作为 FTX 的代言人,他获得了 1500 万美元的报酬,但在 FTX 破产后,他的钱也被卡在 FTX 的账户里,无法提现。

 

参议员 Toomey:「你认为 FTX 为什么会失败?」

 

Kevin O’Leary:「我有一个看法;但我没有证据。是这样的:在我的账户失效后,所有的资产和所有的交易信息(都消失了)。我无法从该公司的任何高管那里得到答案,所以我干脆打电话问 SBF 钱在哪里?他说他无法进入服务器,他也不知道。我说好吧,让我们退一步;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简单的事件,钱去哪里了?我说 Sam,回到 24 个月前,告诉我你公司的资产收益用途;你把它花在哪里了?然后他告诉我过去 24 个月发生的交易:从他的竞争对手 Binance 那里回购了他的股份。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但在某个时候,CZ 或 Binance 购买了 SBF 公司 20% 的股权。」

 

Kevin O’Leary 问 SBF 所有的钱都花在哪里了。SBF 提到,大量的花费与 Binance 有关。SBF 说,CZ 或 Binance 之前收购他公司的部分股权,SBF 想花 20 亿美元来回购这一部分。

 

Kevin O’Leary:「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问 SBF,是什么迫使你花 20 亿美元(是 SBF 当时给他的数字);后来在 24 小时后的一次谈话中,他告诉我,可能有多达 30 亿美元的资金来用于从 CZ 手上回购股份。我问他,是什么迫使你这样做?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资产留在你的资产负债表上?以及你为什么要为一个股东做这些事?」

 

Kevin O’Leary 说,SBF 当时的回答是 FTX 要在许多地区申请许可证,必须披露许多公司信息。CZ 也是 FTX 的大股东,所以 CZ 有权要求 SBF 不要透露公司的信息。因此,SBF 做事很困难(本文对 SBF 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因为 SBF 本人已经信用破产)。正因为如此,SBF 可能会花费近 32 亿美元来买回自己对 FTX 的控制权。在整段发言中,Kevin O’Leary 的观点是,FTX 的破产是 Binance 的阴谋,而 Binance 的策略就是要搞垮 FTX。最后,他得出结论,Binance 现在已经庞大到可以控制市场了。

 

 

Binance 是否像 CZ 所说的那样:「我们在财务上没有问题」?Binance 帝国能在这场危机中幸存下来吗?美国监管机构是否会利用 FTX 事件挤走 Binance ,只留下容易掌控的 Coinbase ?仍然有许多问题留给我们。
 

标签:币安(12)极限压力(1)考验(1)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